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Childhood-Zwei]

安德烈梦见了自己一个人走在雪地里,棕褐色的亮光从天空里透出来,天穹像是暴风雨前的模样儿,微黄色,明亮而冰凉。那光亮把雪地映照出一点儿泛金的,影子般的反光。他光着脚踏在柔软的雪上,如同踏在一块羊绒地毯上,没有感觉到寒冷,也没有感觉到细碎锋利的冰晶。他沉默地走着,远方——他隐隐约约看见太阳落下的地方——有一座城堡,在金色的落日里是灰色轮廓精致的剪影,安德烈对那地方再熟悉不过,他在那里度过了十几个瑞典的夏天,天气不那么炎热,树荫底下溪水潺潺。
“安德瑞亚斯,过来。”年老的祖父总是用那拗口生涩的长名字称呼他,然后眯起眼睛仔仔细细地打量他,好像以前他们从来没见过,然后抚摸他的头发,“好孩子……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的,把自己彻底的伪装成另一个人,你会做得很好……”
安德烈有一头纯金色的头发,厚重并柔软,在光里闪烁着金属沉重的光泽,发梢自然地蜷曲着。很小的时候他就觉得这颜色太过明媚了,和这座黯淡冰冷的房子毫不相衬,或者他本来就是个德国孩子,呼吸着瑞典的空气,偶尔思念家乡。日耳曼贵族式的眼睛和高挑的鼻子被糅合到了一块儿,但那硬朗的眼眶里面又是一双绿眼睛,闪烁金色的虹膜,像猫眼睛,安德烈惯于把它们遮掩在睫毛之下。
苹果树开了白色的芳香的花朵,姑娘们坐在树下,鲜艳的印花裙摆和镂空花边儿散开成一个美丽的图形。篮子里放着面包和果酱,还有满瓶红茶。“安德烈!”彼得表哥在树上向他招手,褐色眼睛狡黠地闪光。溪水流过鹅卵石,轻盈地追逐白色的一点儿水花,哗哗作响。
梦到这儿他就醒了。

[1.Oct.2013]
#意味不明系列

评论
热度(4)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