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APH]加冕式

  梗来自cp脑洞关键字的“猜猜我是谁”

  大概...我眼中的法贞就是如此吧...弗朗西斯还少不更事,而贞德仍甘愿为他献身。

  以上,请多指教。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坐在兰/斯大教堂前的水池边,七月份的太阳热得像是一锅煮沸了的浓汤,泼在他身上——他不满地整了整长袍的下摆,金百合被严丝合缝地绣在蓝绸子上面,沉甸甸地拖在他身后。男孩儿百无聊赖地拨弄着上衣的褶裥,让这快点结束吧,他想,无论谁都好。他望向教堂里面,那高拱门里人声熙攘,圣歌与喝彩像是一组无比和谐的管乐器一样同时奏响。弗朗西斯打了个呵欠——他从几天前起就开始赶路,星夜兼程地整好赶在兰/斯的大门朝他们敞开时到了这里。——如果那时候法/兰/西先生更久经年岁一些他便会明白这一天的重要性,他会迈着国王一般的步子走进教堂,给他的国王带上皇冠。可他甚至还没有那位新冕的国王大。

  他眯起眼睛看着拱门,教堂构筑精致的尖顶在地面上垂下一片阴影——一小块儿闪着光的颜色从那里面出现了,他眼尖地看见——那是铠甲,弗朗西斯想,那是铠甲和剑,常见血又被好好保养的那种,因为它们有缺口,却依然光亮。那个人走出了拱门下的阴影,直直地冲着他走过来,他昂首挺胸,一头金发在太阳底下闪着光...哦不。

  她。弗朗西斯纠正自己,是她。那可不是一位公主或者女伯爵,他想,她看起来从未被教过该怎么合宜地迈步,她走得活生生就像个男人。接下来一道灵光掠袭了他的脑海:他知道她是谁了。这人像最近在查理的宫廷里常常被提起,来自洛/林的少女,奥/尔/良的奇迹。但他对她的所作所为知之甚少。——而且,他不知道她的名字,他彻彻底底的忘记了。

  那金头发的女孩儿走了过来,径直坐在他身边。——”你看起来百无聊赖,”她说,对着他宽容地笑了起来,淡褐色的眼睛折射着细碎的光芒,显得闪闪发亮,“这对你来说很无聊?”

  “毫无意义,是的。”弗朗西斯诚实地回答,“我甚至不知道那里面在干什么。”他向拱门那里扬了扬下巴。

  笑容似乎从她脸上消失了,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回复了弗朗西斯:“你总有一天会懂的,”她凝视着对面的男孩儿,“这样吧,要不然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弗朗西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好,你来起头。”他自认为知道所有种类的游戏,那是他从皇宫中学到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

  “你来猜猜我是谁?”她说,脸上带着狡猾的神采,笑容又重新点缀在了她的脸颊上。

  弗朗西斯懊恼地皱起眉毛,“我听过你的名字,听过很多次,但是我忘记了....我忘记了,”他仿佛做了决定地说,“弗朗索瓦?我先猜这个,因为这是我妹妹的名字。”

  “不对,”她笑着摇摇头,“那可谬之千里了。”

  “珍妮弗?阿黛尔?凯瑟琳——?总得有一个对吧?”他不满地继续尝试着,“珂赛特?克里斯蒂?黛娜?”

  “都不对——你可不能乱猜。”

  “但这不公平!”弗朗西斯叫嚷起来,“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女孩儿温和地将一只手放在了他的头上,轻轻地揉揉他凌乱不堪的额发,“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我知道,你是法/兰/西,没错儿吧?”

  “这倒是...”他嘟囔着,“那我也可以说你的身份?”

  “毫无疑问。”

  “我知道你是来自洛/林的女孩儿,”他说。

  “是的,但这并不算得上一个重要的身份,”

  “你听见了神的征召,带他们突破了奥/尔/良的包围,”

  “没错,但过去的事情总会被遗忘的,这也算不上是个好答案。”

  “你——你刚刚给国王加冕了?”

  “是的,”她终于朝着他微笑了,“但这也算不上是个正确的答案,可我想你也找不出更好的了...听着,”她突然站起身来,又在他面前单膝跪下,“我永远是你的捍卫者,如果哪天我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你仍与世共存,我想你也会记住我,可这些事情你再长大些就会懂得。我愿意为你献出生命,人们可以为法/兰/西赴死,而法/兰/西不灭。我将离去,而你将永生。”

  弗朗西斯懵懵懂懂地听着她的话,“但是——我仍不知道你是谁...”他说,“你能给我你的名字吗?”

  “我是贞德,”她说,“真抱歉我不能写下来给你看...我还不会写它。——可你只需要记住,我将是为你挥洒鲜血的千万人之一。”

  “人人都会离去,而法/兰/西岁岁永生。——你会懂。”她亲了亲弗朗西斯的手背。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坐在教堂广场的长椅边,嘴唇碰了碰那捧百合花儿,兰/斯的七月天气晴朗,骄阳如同烈火。

  “我现在懂了,”他说,“我真遗憾…那天,你没把冠冕戴在我头上。——我也真遗憾,那天我没猜出来你是谁,我也没搞明白你说的话...但现在我懂了,可我还是没忘了你,自/由/法/国的旗帜上,希/农城堡的废墟里,还有塞/纳/河——你无处不在。你已然离去,而我在永恒中,也清楚了你是谁。”

  他好像看见金发的姑娘迎着太阳从教堂中走了出来,她那时候才十九岁,骄傲而常胜,穿着铠甲,拿着圣母旗,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

  “猜猜我是谁?”她笑了起来。

  “你哪…你是愿为法/兰/西视死如归者中的一位,也是不被忘却的一位。——我的好姑娘贞德。”他拉起她的手来,吻了一吻。

  他碰触到万千细碎而灿烂的阳光。

  fin.

  


评论(5)
热度(13)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