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APH】《田野上》#2

  写的时候BGM就是in flanders fields,尾巴那句也是这首诗,这首诗也是为什么一战都跟虞美人联系在一起的原因(之一?)吧。

  开学了各种奔忙猛然想起来还有文待更新于是急吼吼来更了。

  以上。

  ——————————————————

  阿尔弗雷德找了个角落缩起来,把毛毯紧实地裹在身上,感觉到寒冷从他身体中每个微小的端点安静地渗进血液里。法/兰/德/斯/平原上的秋季向来像冬天,至少战争开始后是这样的。战争开始后的四季都像是最冷的冬季。他感觉自己身上带着的懒惰漫长的夏日吻痕被冻成零散的粉末,轻飘飘地掉在雪上面,拾不起来。回忆起金光亮烁的草场就像是一根纤细的针管戳进脖颈,带来轻微的钝痛。——这年轻人毕竟还少经年岁,他在这之前从未离开过家乡一百哩远。

  月光从夜空中投下来,显得苍穹晶莹透亮,繁星如钻石的尘屑,闪闪发亮。阴影和苍白轮番投射在土地上。战壕和战壕间显得阴影斑驳。——阿尔弗雷德身边的那片黑暗中突然传来几声声响,“但愿我没烦扰到你,琼斯士兵。”低沉而干脆的声音响起来,之前冲他伸出手的中士从阴影里探出来,“我想你或许需要一个人来给你解释一些事情...”他有礼地停顿下来,征询地望着阿尔弗雷德。

  “这恰好是我需要的。”后者回应道。

  “乔治不是要耍弄你,也不是想要吓唬你——只是太长时间了。“时间太长,过得又太慢...”他轻轻地叹着气。他要么是直接从伊/顿上战场的,要么就是在剑/桥踏进了人群熙攘的征兵检查站,阿尔弗雷德想,一个人的品质与姿态会从他最微小的言行中透露出来。中士继续说下去,“起初所有人都认为战争会——在悲观主义者眼里——在秋天结束,可这已经是三年后的秋天了,法/兰/德/斯的土壤已经被死者的鲜血润泽了三年,还会有第四年。”

  “不会再有第四年了。”阿尔弗雷德确信地回答,“美/利/坚已经开始派遣军队了。”

  中士沉默了一会儿,“我是亚瑟.柯克兰。”——他最终文不对题地回答道,“你是家里的独子吗,琼斯大兵?”

  “我有个妹妹,”阿尔弗雷德挠了挠头,从前胸的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来,递到亚瑟面前,“比我小六岁,还是个小丫头,喜欢我陪着她在草场上乱跑,我走的时候还搂着我哭了好一阵子,喏,就是她。小艾米莉。”他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冒着点儿傻气,骄傲无比。“啊,还有,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还是叫我阿尔弗雷德吧——阿尔,阿尔法,弗雷德,什么都行,就别是琼斯。那像是在叫我家老头子。”

  亚瑟接过去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我也有个妹妹,阿尔弗雷德,”他最终下了决心似地说,“她今年夏天刚过了十八岁生日...我甚至都没有假期去陪她。没有舞会,也没有仪式,年轻军官全在战场上,女孩子们只好等着...等到战争结束了,它好像永远都不会结束。”他把照片还给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像是在捧着一片珍宝,“她长大了一定是个美人儿。”

  他抬头看着月亮,那晶莹的光芒浸透了欧/罗/巴结了痂的土地,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奥/地/利人,所有人都被同样的光芒亲吻着,却要互相厮杀。小伙子们都还年轻,尸体却都已经被泥水泡烂了,谁都一样,哪里都一样。

  ——法/兰/德/斯的田野上,虞美人层峦叠嶂,一行又一行。

评论
热度(12)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