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APH】《田野上》#1

 【米英|一战AU】

 大概之前也没写过一战梗加上各种资料扔有待补全_(:JZ)_于是先把开头扔上来逼自己别坑掉(。)
 因为关于美/国远征军的资料有些部分挺含糊就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设置啦…如果有错误请务必劳烦指正!
 以上,请多指教:-D

 ———————
 
 阿尔弗雷德躺在草地上,亮沉的日光在他的眼皮下呈现出血肉的暖色,无论是微风还是身下柔软的草地都使他困倦不已——光影浓烈而天空蔚蓝的夏日刚刚降临法/兰/西大地不久,大片的明暗分界线涂掉了老欧罗巴精细、繁冗的线条,使得来自新大陆的年轻人想起了合/众/国懒洋洋的长夏中威/斯/康/星州数千亩草场上星罗棋布的湖泊,以及无边金绿上红顶的房子。
 他是有点儿想家了,一头金发的年轻人晕乎乎地想着,他是害了不轻的思乡病了——他很快也就能回家了。这念头在他脑海里很快地一闪而过,又沉淀到了最深处,带来持久地渗入思维的暖意,“亚瑟…”他含糊地讲了一句,慢吞吞的发音像是快化开的糖块,拆分了每一个音节,再把它们拉出透明的糖丝,“我要回家啦…”他继续含混不清地咕哝着,然后笑了起来,“我要回家啦。”
 阿尔弗雷德.弗斯特.琼斯中士在快两年前踏上了被战火熏得发黑的欧洲土地的第一批远征军之一。还没褪去夏日带来的黝黑的小伙子们被径直填进了战壕,跟苍白而疲惫的英/国或法/国兵打了个照面儿,两边都被自己跟对方如此巨大的差异吓着了。——那时候潘兴将军的坚持并没能比过隔着两块儿大陆的大西洋,他的男孩儿们还是得跟别国的大兵并肩作战。他踩着第三次伊/珀/尔战役的尾巴到了前线,在法/兰/德/斯八月的雨季和九月的干旱之后,那个十月的雨水几乎把土地都泡烂了,粘稠的烂泥困住了举步维艰的士兵和枪炮,溺死的尸体在里面发臭。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地绕着坑道钻进了他被指派的那道战壕——一圈儿士兵在那里吸着烟,他们都转过头惊异地看着他。年轻人窘迫地挠挠头,“阿尔弗雷德.琼斯士兵,来自美/国的参战部队,奉命来此报道。”他的声音没底气地低了下去,隐隐约约听见几句议论,然后声音被压了下去——人群中心的一个人站起了身,走到他身边,“亚瑟.柯克兰中士,你的长官。我代表大/不/列/颠的军队感谢我们盟友的增援。第五军团欢迎你。”他稳稳地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
 后者借着阴天暗淡的天光打量着他的上级,对方大部分的脸藏在了头盔投下的大片阴影里,只能看见淡金色的眉毛和几绺从钢盔中露出来的金发像是打了高光似的从黑暗中露出来,但他能从那声音里推断出他的年纪不大——不会比他大多少——
 另外一个声音大喊大叫着把他吓了一跳。
 “嘿,亚瑟,跟这连死人都没见过的毛孩子说点儿实际的!欢迎来到人间地狱——你叫什么,年轻人?阿尔弗雷德?——小阿尔呀,听着,你有女朋友吗?你家里有弟弟妹妹吗?你最好有,有的越多越好,那样你才会拼命活下去,想逃走,在烂泥里面死劲儿拖着自己往前走…要么你过不久就会想给自己脑门来一枪的。”然后这个粗嘎,怪腔怪调的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带来了一阵笑声。年轻的美/国大兵被这阵仗吓着了。
 “别被他们吓到,”英/国中士拍了拍他的肩膀,“情况已经好些了。但你不能要求从战争开始就呆在壕沟里的士兵,哪怕是最英勇的那些,在三年后还满腔热血地相信战争就快结束了。”
 阿尔弗雷德无言地抬头向上看,在掩体外的天幕苍白而冷漠,像一块破破烂烂,一角被火炮熏黑了的帆布——罩住尸体似的盖在了他们身上。

评论
热度(12)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