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暮去朝来/Dawns after Nights

第一次写这对儿CP,不太会拿捏性格
如果OOC请见谅
文里面这种观念肯定会有感觉不是真爱的吧(?)最近在波斯少年所以觉得这种感觉很正常…如果造成不悦的话很抱歉。
以上。

———————————————

Dawns after Nights /暮去朝来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在梦里见到了他孩童时代的恋人。
在幻梦的斑斓与温热中他躺在苹果树荫凉的亭盖下,椭圆的树叶与阳光交错着在他脸上投下影子。夏日是一个象牙色的苹果,甜香的粘稠浓烈的日光从那里面流溢而出。草地柔软而厚密,如同羊毛质地的长毯。他在被太阳照得金黄的植物枝叶间看见了山下暖灰色的城市。意/大/利人低声笑了起来,惬意地哼着一支小调。他用手肘压着草叶坐了起来,青涩的汁液把白衬衫染成暗绿色。
然后他看见那金发的孩子在看着他。
那孩子用一双蓝眼睛死死盯着他——那一对儿眼睛简直是冰做的,清澈而了无乐趣。他在夏天里穿着黑衣服,丝绸上划过一丝光又被吸进去。——上帝啊。费里西安诺惊叫着。——神/圣/罗/马回来了。他在公元九世纪曾种出过甜蜜的果实,他以为再也见不到那垂坠的果子了。
“请问——很抱歉打扰了您——但您见过一个小女孩儿吗?就这么大,”神/圣/罗/马先于他开了口,他用手在空中比出一个低矮的形状,“她就这么大,穿着绿裙子,可爱极了——她有和您一模一样的头发和眼睛…我就是因为这个才问您的。”
费里西安诺惊讶得说不出话。但之后他再也开不了口了。那孩子就在你身边,你就是在问他。可是上帝啊,那孩子已经长大了。已经有十几个世纪过去了不是吗?小罗/马,这世界变得很快,也很多,你已经有太久没来了。而他说不出口,没法儿告诉你你等着的新娘已经抛开你自己成人了。
“您不知道吗?那真是糟糕…我答应过她,要把她找到。您知道吗?我喜欢她,非常地喜欢她。我答应过她的…她就在这样的山坡上等着我。”神/圣/罗/马失望地解读了意/大/利人的沉默。他又走近了些,“那抱歉了,但您的眼睛真的是与她的像极了。”
“你瞧,小罗/马,这儿有很多的山坡——”意/大/利人突然伸出双臂抱住了那男孩子,“指不定你要找的女孩儿在哪里呢?再去找吧,我祝愿你能找到你的意中人…”他在男孩儿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你真是个好孩子…真讨人喜欢,我都要喜欢上你了。”
神/圣/罗/马往后退了几步,向着他鞠了个躬,“谢谢您…您也是。我喜欢您,或许之后我能带着她来找您?——对了,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但这问题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他开始转身往山丘间的低谷跑。
这时候费里西安诺哭泣的声音才从夏日浓烈的草绿,日光与阴影间响了起来。他在泪水间展露出一个笑容,苦涩的,无奈的,却仍是笑容。——“因为你是我的罗/马,”他喃喃地念着,“从九世纪开始就是了。”
在他的梦里神/圣/罗/马总在象牙色的光棱里留下暗影,然后沿着空白渐行渐远,一句话都不说,连回头都不会…但这一次他们说上话了,他甚至亲吻着他的额头。但哪一次都没有这么让他绝望过。一次都没有。
他孩提时代的爱人只会留在孩提时代,至于他,已经被时间纷至沓来的河流漫漶得面目全非。
后来他去神/圣/罗/马的墓地时——那只是梵/蒂/冈的一块墓园,葬着条顿骑士,是法/兰/西的皇帝也不曾剥夺的,神/圣/罗/马的最后一块属地。就在他心脏里。——又在墙边放了一束向日葵。“你瞧啊,小罗/马,”他小声说着,对着白墙,墙里的橡树绿叶郁郁,“等花盘转了个圈儿的时候,又一天过去了…暮去朝来,天总是会暗下去的,但黎明也总得来的 。”他换了个姿势,背靠在了墙上,“我从来没想过有那么一天,我会不想遇见你…但我现在已经这么想了。”
“暮去朝来,日子总在流逝…新的一天,我还会变得更年长,而你怎么都变不了。”
“在怎样崭新的一天里,你都认不出我来,”他讲,“所以,我倒希望你还在我梦中。”
他低声笑了起来,并在离开之前亲吻了那束花儿。


FIN.





评论
热度(6)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