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ni_FoghornAfar.

Heini here:)一个闲散的个人博。
APH普中心/二战史/Bleach京浮/读书与哲学/历史同人
最近主战:@海鸟公墓_Liebestod

【Until Twilight】


尤妮娅.贝什米特打开门,看见她同胞的哥哥正靠在墙上抽着烟。
北/非的阳光并没给这不速而来的士兵镀上任何比象牙更深的颜色,他仍然显得过于苍白和坚硬,即使是在柏林潮湿的夏夜里。那活像杉树一样挺拔的身躯,线条生硬的脸容和暗红色的眼睛都罩在昏黄的灯光下,使它们看起来更加阴郁——贝什米特中校绝不是什么善茬,他身上那种普/鲁/士人才有的,阴森森的冷淡和粗鲁能让几乎所有人退避三舍。——不过没人能比尤妮娅更了解她的哥哥,毕竟他们曾有十个月在一个狭室抵足而眠:在一切伊始的时候。——吉尔伯特咧开嘴, “好久不见了,小丫头。”
“你一直没有告诉我和蒙娜你要回来,这真令人不敢相信。维吉知道吗?”她一面抱怨着,一面抬起头飞快地检视着自己的兄弟,确认他在英/国人的炮火里没有少了什么零件儿,或者在哪个显眼得要命的地方多了道伤疤——她可不觉得他需要这么一道勋章——
“放心吧,除了一酒壶的好酒,什么也没少,”他又摸了摸领口,“除了这个,什么也没加上。”在黑色的铁十字上面,一对儿橡树叶正在耀武扬威地闪着光。“这次是因为急事我才能从狼窝跑回柏林,就来得及给维斯特打封电报——放心吧,我们的工作狂今天晚上会回来的。至于我,能过来找你们已经是渎职了,公事公办嘛,”他飞快地吻了吻妹妹的脸颊,“所以,你能不能让这背叛了帝国的可怜人进去给他另一个妹妹一个拥抱?”
这当口莫妮卡已经跑到了门口,她踮起脚搂住了哥哥的脖颈。这姑娘比她的姐姐要更强壮,留着浓密的金色头发,剪成了男孩子的样式,又长长了些。尤妮娅向屋里走去,“——让玛莎去开瓶酒,给我们讲点故事吧?”“在维吉回来之前。他是每天都很忙,但是后面总比前面少了点故事,你知道。”莫妮卡给姐姐做着必要性不大的补充,“各司其职,这样挺好的。”
*
“就是这样,谁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些被软蛋们丢弃的汽油就飘了过来,然后我们就撤了,算不上光彩,但你也不能要求更多了…”
房门打开的声响把北/非的轶闻截断了,路德维希把褐绿的宽沿帽挂在衣帽架上,然后径直向他的哥哥走了过去。他犹移着,好像在试图结构出一个可信的理由:“蒙娜?你能去帮我弄点吃的吗?我饿坏了…还有尤妮,我想你得去帮玛莎选选酒,她对于该用哪种酒配奶酪总是没主意,去吧,我和哥哥聊会儿天。”莫妮卡浅蓝色的眼睛满腹狐疑地注视着她的兄弟,最终妥协了,两个女孩儿结伴离开了客厅,留下两个的兄弟。
吉尔伯特这时候已经不再微笑了,他凝重地揽过弟弟的肩走进了他的书房,门被重重地关上。
“听好了维吉,上校已经打定主意了,就是明天。你应该也从贝克那边听到这个消息了。他们要做出承诺,明天一旦狼窝被炸开花,柏林必须要有所行动,这个承诺是必须的——我替上校来确认这件事情。”
“我在想,你——我们真的确认吗?”贝什米特少校瞪着哥哥,“把身家性命拴在一群想杀死元首的人身上?其中还有不少懦夫和光说不做的家伙?如果上校失败了呢?你和我,不用说,我们都会死,蒙娜和尤妮会进集中营!你的妹妹们会被逼着做工,每天只有一点口粮!想想看!”
“太迟了,维吉。我们不可能脱身了。”吉尔伯特突然提高了嗓门,“还有,你应该为你刚刚所说的感到耻辱!从小老爹就告诉你的东西到哪儿去了?那个波/西/米/亚下士总有一天会把我们都弄死在战场上,比那还糟,整个德/国都会在他麾下战败,那时候丫头们要在俄/国/佬手下苟且求生!老爹说过,你也该记住,德意志高于一切,我们在需要的时候应该为他牺牲!”
“可我们向元首起过誓。”路德维希无力地辩驳。
“我们从出生的那刻起就在与德意志兰的誓约中了。上校不一定会成功,但女武神的光芒一定在某天照亮天际。”吉尔伯特给了弟弟一个拥抱,“转告他们这件事情,我得走了,照顾好丫头们。”
贝什米特少校也微笑着还给了他一个。“为瓦尔基里的英雄祈祷。”
*
“哥哥,晚饭好了——”尤妮卡瞥见银发的那个兄长套上了大衣,“你不留下了吗?”
“不了,都说是急事。我得赶快回狼窝去。”吉尔伯特冲着妹妹笑了笑,“圣诞节见,蒙娜,我会给你带礼物的。”路德维希正好在吉尔快要踏出大门的时候从书房里走了出来,看起来疲惫无比——“再见,哥哥。祝我们好运。”他敬了个礼,后者也回了一个。
莫妮卡望向窗外柏林的暮色,冥冥之中,一种感觉突然缠绕住了她——这个晚上不会再有了,是的,日子流逝…但这个晚上再也不会有了。
那可能是因为夏天快要完了,也可能是因为柏林最美的时候将要终结,但当夏日暮晚温暖湿润的风拂洗着他们窗口的葡萄藤和爬山虎时,这种预感变得非常明显。
是的,这个一九四四年七月十九日的夜晚,不会再有了。
*
*维吉是路德维希的昵称,蒙娜是莫妮卡的昵称,玛莎是Npc
*那场暗杀失败了。
向瓦尔基里的英雄们致以我最大的,以这片匆匆而成的文聊表的敬意。

评论(5)
热度(3)

© Heini_FoghornAfar. | Powered by LOFTER